妖璃

【巍澜】A place nearby 03

高虐预警 灵魂互换梗 有主角死亡
设定两人均为普通人 大学教授×调查处处长
他们属于彼此 occ属于我 幼儿园小班文笔
配合《A Place Nearby》食用更容易哭

03 I'll always be by your side

沈巍常常觉得赵云澜的工作不安全,偏偏那人还总是一副大咧咧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让他放宽心别害怕。但当此时此刻,在他眼睁睁看着赵云澜的身体被子弹击中时,这种想法总算是真的落到了实处。
“骗子。” 低喃了一句。

躺在工厂的地上,“赵云澜”拿沾染了鲜血的手去触碰自己的脸,一遍遍地摩挲,眼里浓郁的忧伤散开来。沈巍想,他其实是不怕死的,甚至是庆幸的。幸好,幸好交换了灵魂。幸好,幸好真正魂飞魄散的不是那个人。

死去的只是全部的沈巍,还留下了一半的赵云澜。

借着打斗中砸碎散落在地上的玻璃,他又一次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碎片里倒映着赵云澜年轻的面孔,干净,阳光。沈巍笑了,他忍不住去想,当这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白发苍苍的时候,会是什么模样。他还会不会耍赖让自己帮他梳头发,会不会对着镜子为脸上多出的皱纹抱怨,会不会,抱着同样也已经垂垂老矣的自己,调戏地叫“美人”。

是有遗憾的,沈巍想,他还没能教会赵云澜系领带。眼前是一片片的黑雾,他却偏偏看见那一夜的厨房里,那人顶着沈巍的皮囊,用属于赵云澜的眼神,紧紧盯住自己:“我不想学了,太难了。要是真的换不回来,你就给我系一辈子的领带,好不好?”他当时是怎么回答的来着,哦,赵妈妈进来了,他红着脸把他推开。

“好。”他终于还是松口答应。

意识模糊间,沈巍的心里很明白,这辈子, 已经不可能了。

练...看了看各位太太的字...对不起我写的不配叫字...是练画符

我说我画的真的是昆仑君...会有人相信吗...

【巍澜】A place nearby 01.02

慎入 文笔差 高虐预警 灵魂互换梗 有主角死亡
设定两人均为普通人 大学教授×调查处处长
他们属于彼此 occ属于我 幼儿园小班水平
配合《A Place Nearby》食用更容易哭

1. 交换了姓名

赵云澜和沈巍互换了身份,不是职业体验,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灵魂交换。

赵云澜,又或者说是“沈巍”,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清楚地感觉到指尖触碰的不再是略微扎人的胡茬。他啧了一声,抬眼望向一旁站的笔直的人,在心里感叹了一下沈教授那标志性站姿与他自己身体的格格不入,“沈教授啊,你可得好好照顾我那辛辛苦苦养的玫瑰花哟。”
沈巍推了推鼻梁上并不存在的眼镜,默不作声。

尽管茶余饭后为了消磨时光培养情趣,两人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剧的时间不少,也知道里面什么样狗血的情节都有,但当这种奇妙的体验真的出现在现实生活里,我们的两位主角,还是无法像电视里的主人公一样淡然处之。

比如现在,拿着领带手足无措的赵处和一身休闲装不知道该把手帕放在哪里的沈教授。

交换了灵魂,不可能不引起注意。

最先有感应的是赵云澜养了很久的那只黑猫大庆,它之前总是对自家的流氓铲屎官一脸蔑视,然后扭着屁股去讨好另一位给它炸酥酥脆脆小黄鱼的美人。可最近几天,这两人性格上极大的反差转变使大庆摸不着头脑。

先是那位袜子按味道浓淡编号两周轮换着穿的某领导像换了个人一样,每天不仅把自己和“沈巍”的衣服洗了,还捎带着收拾整个家。趴在料理台上看着他娴熟地洗菜切菜做饭,老猫嘴里刚刚被他喂进去时就吓掉过一次的小鱼干再一次落在了地板上。

一个急刹,摆好姿势俯冲下去捡的大庆还是结结实实地撞在了教授的腿上,下一秒,我们可爱的胖子还没来得及“喵呜”撒娇出声,就被那位一直一直很温柔的高知教授抓着脖子拎起来——“嗷!”一定是我今天小鱼干吃多了出现幻觉了,某猫这样想。

2.高堂与高糖

或多或少是发现了不对劲的,尤其是生养了他们二十几年的父母。

赵云澜今天勤快得让素来嫌弃自己儿子好吃懒做的赵妈妈开始怀疑自己前十多年的谆谆教诲还没有沈巍不到两年做得好。毕竟,曾经连方便面都拿咖啡泡的傻儿子现在居然可以熬出软糯可口的小米粥,说不惊讶肯定是假的,可惊讶之余,也添了几分内疚。她和赵爸爸一直疏于对赵云澜生活上的照顾,这孩子自己也不在意,得过且过,报喜不报忧。若是没有沈巍,想到此处,赵妈妈的眼神落到对面一身西装的男人身上,女人的直觉让她隐约觉得沈巍有些不对劲。

上午进家门以后,自己那口口声声念叨着“君子远庖厨”的儿子跑来厨房帮忙,沈巍却站在门口犹豫,似乎是想做又不能,欲言又止,却偏偏还强忍着笑意。

该不会是吵架了吧?看着眼前互相夹菜的两人,赵妈妈淡定地把刚刚冒出来的念头在脑海里狠狠打了个叉,又在桌下给了自家老头子一脚,用眼神扫了扫那边,言下之意很明显——能不能学学人家年轻人?英明神武的赵局长神色一滞,夹起一个饺子,塞进了自己嘴里。

饱暖思淫欲,酒足饭饱之后,该干嘛了?

刷碗啊。【说开车的去红姐那领取一盒带血肉片,补补】

说是刷碗,刷着刷着就跑偏了。

沈巍沾着泡沫的手反握住赵云澜,抚过自己的领带,落到领口的位置。欲望在他的眼波里浮沉:“宝贝儿,这玩意儿怎么系来着,你再教我一遍啊?”当然,说这话的不是沈巍,而是做梦都想反攻的赵云澜。在这里不得不夸一下赵处的小算盘打得很好,他魂穿沈巍,就算身体上是赵云澜被压了,灵魂上也是他把沈巍睡了。天时地利,人,也得和啊。
【2未完 下次会直接在这里续】

如何画一只可爱【并不】的猫
1.画个球
2.随便涂色
3.签字收工